<pre id="91fff"></pre>
      <p id="91fff"><del id="91fff"></del></p>

        <p id="91fff"><cite id="91fff"><dfn id="91fff"></dfn></cite></p>
        維生素C對預防病毒感染的作用
        • 作者:dylhkj
        • 發表時間:2020-02-12 14:20:38
        • 瀏覽:

        最近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流感疫情嚴重,這里對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致敬。這次新型冠狀病毒,使我想起2003年的SARS病毒,當年描述SARS病毒同樣是 “新型冠狀病毒”,那時我還生活在香港,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余悸。這篇我嘗試歸納過去幾十年對一種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營養補充劑的研究,希望對大家有幫助。這種營養補充劑就是維生素C。

        也許很多人都不知道,人類是少數動物中不能自體合成維生素C而需要從食物中補充的,其他(靈長類、蝙蝠和天竺鼠等也不能)大部分動物都可以“自食其力”體內轉化生成維生素C,這個是進化的問題不是今天的重點。但網上有一段在80年代錄制已故的Dr Cathcart醫生的演講,他的觀點我覺得還蠻有趣的,Cathcart醫生使用高劑量維生素C不是一般的大膽,下文會提到。他在演講解析為什么貓貓狗狗可以亂吃地上的臟東西而不會生病,很可能是動物自體生成的維生素C保護了它們,貓貓狗狗患上感冒的概率也比人類低很多(接近不會患?。?,不是感冒病毒只“眷顧”人類,他的解析同樣是動物體內的維生素C起了作用。好吧,這是老大夫的經驗之談,好像也沒有找到科學依據,信與不信在于你了,但我接著說的都是有根有據,引用的參考資料在文章后面有清單。

        談維生素C首先不能不提已故化學家和維生素專家鮑林博士(Linus Pauling)。他是史上唯一獨自獲得過2個諾貝爾獎的牛人。但鮑林博士對我們最大的影響,可能在于他使大眾都意識到補充維生素C的重要性,了解到維生素C能夠增強免疫系統的能力。鮑林博士認為每天攝取1克到2克的維生素C可以減少患感冒的機會,當患上感冒時維生素C可以加速康復的時間。

        除了鮑林,也有功能醫學醫生(Dr Atkins)也從臨床經驗得出,每天補充1克維生素C可以減少20%的感冒持續時間,很多時候一天就可以好轉。芬蘭赫爾辛基大學的Hemila博士于2013年對63篇文獻的meta分析,包括了29項臨床實驗涉及11306位受試者,結論是成年人服用維生素C感冒持續時間縮短8%,兒童中減少14%,定期服用維生素C也可以減輕感冒的嚴重程度。感冒和流感雖然都是病毒感染,但畢竟是不同的病毒,對身體造成的影響也不一樣,那維生素C在其他病毒的作用又如何?

        剛才提到動物,那就從動物實驗說起,有研究指出,最少超過148項動物測試證明維生素C可以預防或減低因細菌、病毒的感染。2006年的一項動物試驗(Li W., et al),受甲型流感感染的小鼠(基因改造過,自體沒有維生素C),免疫系統需要維生素C才能產生有效的免疫反應對付并發性的肺炎。

        那維生素C在人體是如何起作用的呢? 一般人身體在任何特定時間內,維生素C在70 umol/L水平就飽和(Levin M. 1996),意味著健康的人一天攝取200mg的維生素就可以達到這個飽和點(就是攝取再多也沒有用),美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指引也認為健康的年輕的非吸煙人群,每天400mg維生素C便到達飽和點。 但這是針對“健康”、“年輕”和“非吸煙”的人,病人和老年人特別是受感染的人或慢性病患者可不一樣。怎樣知道? 首先得說明,攝取維生素C雖然很安全,但進入人體的所有東西都有個極限(包括白開水),超過安全極限就會產生不同的副作用,維生素C也不例外,上面提到的Cathcart醫生的臨床經驗(治療超過9000病人)是,口服維生素C,健康人的上限是4到15克一天,超出這個度也沒有什么大不了 -- 拉肚子,但停止服用幾個小時后就可以回復正常(Hoffer A.2008),但輕微感冒病人對維生素C的耐受度卻是每天30克到60克,中度感冒的病人再增加到60克到100克,重度感冒的病人一天服用100克的維生素C不會出現腹瀉!那受感染的病人對維生素C的耐受大大增加原因是什么呢?

        其實當身體受感染(感冒、流感和其他細菌和病毒感染)后,免疫系統便活躍起來,白細胞(吞噬細胞Phacocytes)的數量會增加并分泌大量活性氧(ROS)對抗細菌和病毒,但活性氧在對抗病毒和細菌的過程中,同時在傷害人體的細胞(氧化應激反應),維生素C是水溶性抗氧化劑,在保護細胞免受損中,大量的維生素C會被氧化并消耗掉。 疾病使到細胞的維生素C水平下降,補充維生素C可以重建細胞的維生素C水平。

        除了作為抗氧化劑減輕感染期人體的氧化應激反應外,維生素C還跟人體免疫系統協同作戰,可以激發免疫系統的所有功能,特別是各種類型的白細胞,白細胞在維生素C充足的情況下工作效果最好。例如維生素C會使到白細胞增加分泌干擾素(Interferon),干擾素可以減少細胞受到病毒感染(Kim et al. 2013)。白細胞內的維生素C水平是血液中的80倍(Evans R 1982),間接說明維生素C在免疫系統中的重要性。

        協同人體免疫系統對抗病毒外,維生素C本身也具有抗病毒功能,可殺滅體外游離的流感病毒,也能殺滅體外培養細胞內的流感病毒(Jariwalla and Harakeh, 1996)。 國內學者的研究也同樣證實這一點,2012年《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刊登的一項體外測試研究顯示,維生素C可以殺滅病毒,其效應與劑量相關:2.5 mmol/L的維生素C可殺滅約90%的流感病毒,20 mmol/L的維生素C可殺滅所有病毒。在病毒感染12小時內,維生素C殺滅病毒的效果最好,如果在4小時內,基本可以清除所有流感病毒,但當受感染后期維生素C殺滅病毒的效果就變差了。這說明不能臨急抱佛腳,病急才開始服用維生素C,應該健康正常的日子每天補充維生素C,這樣病毒就可以被消滅于微時。

        上面是動物實驗、體外細胞實驗加上知名老大夫的經驗之談,但臨床試驗也不缺。1994年的一項雙盲對照組臨床試驗(Hunt C. 1994),54位感染了急性支氣管炎和肺炎的年長病人,入院時所有病人血液中的維生素C水平都偏低,35%的病人甚至只有11umol/L,這是什么概念?血液中維生素C水平停留在這個水平意味著壞血?。⊿curvy),正常人每天攝取不足10mg才會掉到這個水平(一個較大的橙子約含100mg維生素C),所以測試證明急性支氣管炎肺炎病人體內的維生素C大量被消耗了(也可能病人平常攝取維生素C極低),受試者入院后每天口服補充200g維生素C補充劑,盡管劑量其實很少,但4個星期后,受試者(服用維生素C)的一組的病情(咳嗽、呼吸困難程度和胸片檢查等)比對照組大有改善,研究人員總結臨床試驗人數雖然比較少,但結果證明盡管補充小量維生素C在臨床上對支氣管炎肺炎有幫助。

        除了口服維生素C外,也有國外醫生通過靜脈注射或輸液的方法使用極大劑量的維生素C(較溫和的sodium ascorbate形態不是酸性的ascorbic acid,但效果類似的)對付病毒感染,例如上面提到的Dr Cathcart和另一位維生素專家Dr Hoffer。但輸液或注射大劑量的維生素C對臨床醫生是個難題,因為醫學院沒有教過,使用的劑量沒有醫療指引,醫學研究對使用大劑量維生素C正反兩面的觀點都有,而且盡管維生素C是極其安全的物質,但劑量過度,器官例如腎臟和胰臟等衰竭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主流醫學的醫生一般不會使用高劑量維生素C作為治療手段。在新西蘭2010年8月一個電視真人秀式的時事節目Living Proof,講述了一位新西蘭大叔通過注射維生素C死里逃生的故事(Brighthope I. 2011)。大叔是個牧場農夫名叫Alan Smith,感染了H1N1豬流感,在ICU治療無效,醫生一致認為返魂乏術,需要拔掉協助呼吸的儀器讓他安息了,但大叔的家人不愿意,要求醫院對大叔靜脈輸液大劑量的維生素C,醫院不同意,但家人吵吵鬧鬧,醫院最后還是同意了,每天給輸液100克維生素C,幾天后大叔神奇地慢慢好轉了,肺部已經恢復到可以不需要呼吸輔助儀器了,但此時醫院決定停止維生素C的輸液,家人此時就急了,堅持繼續維生素C的輸液,醫院拒絕,這么大劑量的維生素C醫院之前沒有試過啊,最后家人出動大律師跟醫院周旋醫院才就范,繼續給大叔大劑量的維生素C,幾個星期后,大叔就康復過來了,也沒有什么后遺癥,健健康康地好過來了。

        還有另一個發生在美國的案例,這次沒有這么戲劇性,因為是醫生主動采用大劑量維生素C的,案例寫成論文發表在2017年的醫學雜志World Journal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 病人因為病毒感染引致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ARDS),20歲的女大學生寒假到意大利玩了8天領了個ARDS回來,呼吸機都無效了,出動體外膜肺氧合法(ECMO,就是把血抽出來用人工肺加氧再輸血回去)。 最后醫生也沒有什么好方法了,也許死馬當活馬醫,試一下高劑量的維生素C也無妨,按每公斤體重200毫克的量一天分四次輸液給小姐姐,但報告沒有提到具體多少量,也沒有告訴我們小姐姐的體重所以也算不出來,但我按美國典型少女體重算,一天也就輸了20克的維生素C。3天后血液里已經檢查不到病毒了,之后維生素C輸液劑量開始逐步遞減,12天后小姐姐康復出院。大劑量使用維生素C的案例非常有限,負責治療小姐姐的醫生在論文說這可能是治療ARDS的第一次。

        另一個案例發生在波多黎各(Gonzalez M.2018),20歲小伙子到美國佛羅里達州旅游,感染流感病毒病倒了,病情嚴重體重急劇下降,醫生判斷可能有生命危險,決定對小伙子靜脈注射大劑量維生素C,連續3天每天50克,第一天輸液后病人明顯回復體力,頭疼也消失了,第二天輸液后病人開始恢復食欲,第4天病情已經完全好轉,醫生停止輸液改為每日3次每次2克口服維生素C另附加其他營養補充(CoQ10,多種維生素、微量元素等)。整個療程醫生沒有發覺有任何副作用,根據這個案例,主診醫生建議應該把維生素C的靜脈注射作為急性流感的治療手段之一。

        其實就算在美國,主流醫院基本不會考慮靜脈注射維生素C作為治療手段,但有功能醫學診所一直有對病人使用大劑量的維生素C作為治療手段,例如Riordan Clinic,該診所甚至在其網站公布維生素C靜脈輸液的使用指引(IVC Protocol)供醫生下載,但主流的醫生還是不接受。

        我們回來看病毒感染的問題,病毒和細菌同樣可以感染人體(或動植物)細胞引起各種傳染病,但病毒和細菌的最大分別在于,細菌是個完整的細胞,所以對付病菌的手段,可以通過各種抗生素影響細菌細胞膜的合成,也有通過制細菌mRNA的轉錄和蛋白質的合成,從而殺死細菌或阻擋它繁殖。但病毒不同,它沒有細胞結構,只有一段遺傳基因結構(genome),可以說是最低等的生物,或更準確的說是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間的一種奇特的物質形式。病毒沒有生理功能不能新陳代謝,都是靠進入宿主(人類或動植物)細胞后,借助宿主細胞的生理系統復制病毒自身的的基因。所以,連細胞膜都沒有的病毒,又深藏在人體細胞內,抗生素和藥物對病毒是絕對無能為力的。那“無藥可治”,感染了病毒性疾病不是死定?其實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可以對抗、抑制和最后消滅病毒,一般的病毒感染的感冒和流感,年輕健康的人一般是可以不藥而愈的,老年人或慢性病患者的風險就較大了。

        冠狀病毒(Coronavirus)是一種包膜的單股正鏈RNA病毒(enveloped positive-sense single-stranded RNA virus),這里就不解析了,有興趣知道詳細的自己百度一下或看參考目錄的資料(Fehr and Perlman, 2015, Belouzard S. 2012),我這里說重點,維生素C消滅病毒可以用“通吃”來形容,也就是不分什么類型病毒,總之趕盡殺絕,2010年日本學者做的一項研究(Uozaki M. et al. 2010),用了3大家族完全不同類型的病毒做實驗(病毒類型有大有小、有包膜沒包膜、單股雙股、正鏈負鏈…..全包了),維生素C(該實驗用的是氧化的維生素C, dehydroascorbic acid,所以殺滅效果一定不是通過抗氧化機制)都可以把這些病毒的子孫全滅了,即維生素C使到病毒的RNA在細胞內不能再繁殖子病毒。而且無論病毒在細胞感染初期,還是后期,總之不論什么時間只要把維生素C加進去,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因為病毒再不能產生子病毒了,過程只需要2個小時,之后病毒的生成完全停止。研究人員解析,維生素C通過在細胞內的自由基或直接附在病毒上阻斷病毒的繁衍能力。如果維生素C可以不分病毒類型,阻止病毒生成自病毒的話,那維生素C是否對冠狀病毒也有同樣效果呢?

        1978年的一項體外實驗(Atherton,1978),研究人員使用小雞的氣管細胞,證實維生素C在氣管細胞中起碼對當時已知的冠狀病毒有降低感染的作用。 基于這項研究和眾多其他關于維生素C抗病毒、對呼吸道感染、肺炎有幫助等有關的研究,赫爾辛基大學的Hemilia博士在2003年寫一封信到學術期刊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Chemotherapy,對醫學界建議,在大家對當年的新型冠狀病毒(即SARS病毒)束手無策的時候,應該考慮一下使用維生素C作為治療手段。維生素C對預防、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有效,因為沒有直接的研究證明,我們不能得到絕對的答案。但維生素C是非常安全又便宜的補充劑,盡管只是“可能”對預防感染和減輕病情有幫助,我都建議大家不妨嘗試。

        順帶一提,現在坊間形形色色關于如何預防病毒的謠言都有,其他就不說了,一個說法是當年SARS期間,很多煙民都沒有受到感染,吸煙可能可以殺毒云云…. 我建議還是讓科學流行起來 ,而不是讓謠言流傳起來。吸煙增加體內的自由基,造成身體的氧化應激反應,研究顯示吸煙降低血液中維生素C的濃度30%(Hunt C.1994),各位煙民還是戒煙吧。
        但盡管很多證據證明維生素C,無論在預防、治療和減輕病情上,對各種病毒感染有效果,還是有不少質疑的聲音,也有研究報告指出維生素C并不能減輕感冒和病毒感染的病情,這里不再論述,有興趣的可以看Hemilia博士2017在學術期刊Nutrients發表的論文,里面已經對這些研究和反對作出回應和反駁。
        寫了這么多,我想再加上一些自己的看法,做個總結。維生素C是抗氧化劑,可以舒緩免疫系統對抗病毒時引起身體的應激反應,其作用主要通過中和自由基對細胞的傷害。維生素C可以協同免疫系統消滅病毒;單打獨斗也可以使到病毒無法生成子病毒再感染其他細胞。有體外研究顯示維生素C無論何時介入受感染的細胞里,都一樣有效,但也有研究顯示維生素C在感染初期效果明顯,感染后期作用就不顯著了。這樣貌似出現矛盾? 但從實驗的數據看,維生素C的作用效果跟劑量有關系,我的猜測是:病毒感染細胞后不斷繁衍擴散,如果我們一成不變,只按照Pauling大師的每天1克的劑量,在病毒先頭部隊剛入侵身體之時,也就是是病毒不多而且免疫系統還未受到過分刺激的時候,低劑量的維生素C可能已經足夠,但當病毒不斷繁殖子病毒,大軍壓境時,同劑量的維生素C可能就變得杯水車薪,這也可能是臨床研究提到維生素在感染初期有效,但后效不大有效的原因。所以問題可能不是維生素C已經無效,而是劑量不夠,這也解析了為什么在零星的大劑量使用維生素C的案例中,的確有病人奇跡地康復過來。已經有臨床經驗豐富的醫生告訴我們健康的人群和感染后的病人對維生素C的耐受是相差10倍的,但問題是多少才是適當的劑量呢?這個至今沒有答案,需要學者和醫學界用更開放的心態做更多的臨床研究。上面對維生素C預防病毒感染的總結是醫學研究加上我的“臆測”,但在看過不少的醫學研究后,再加上我個人長期每天服用最少一克的維生素C(很少感冒,但感冒時我一天3克維生素C)的感受和經驗,大概也不算是無的放矢吧?

        最后,我們吃瓜群眾可以做什么預防病毒性流感? 高劑量靜脈注射輸液維生素C是否有效,就留給醫生們繼續研究吧,我們還是乖乖地每天吃含有豐富維生素C的水果和蔬菜,但這可能還不足夠,也許從現在開始每天服用維生素C補充劑是個好方法。大家不妨參照我個人的用量,每天1克,如果是緩釋型的一天一次就夠了,如果是正常釋放的劑型,我建議一天最少兩次,每次0.5到1克都無妨,畢竟維生素C又便宜又安全,但提醒一下,添加了糖或甜味劑(除非添加的是甜菊糖Stevia)的沖劑就免了,沖劑價錢不但貴而且添加的糖和甜味劑會改變我們腸道的菌群平衡(腸道菌群和腸漏的問題日后再說吧),直接服用維生素C片劑或丸劑吧。希望這個春節大家都活躍蹦跳,健健康康過個大年。